主页 > 幸运农场 > 你让LP如何还能够继续投资

你让LP如何还能够继续投资

  华尔街分析师纷纷预测,明年FAANG的业务将有所下滑,这也是最近FAANG在内的科技股受到重挫的重要因素。
 
  A股市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过去新经济公司上市享受到了“超资本市场待遇”,当年的妖股暴风科技如今市值与当年比已不堪回首,现在中概股回归的企业数量增多,港股对于新经济公司的上市政策也放开了,稀缺的互联网概念股不再稀缺,曾经给予了动则100倍市梦率的中概股也需要回归到正常的市盈率水平。
 
  一级市场投资人与二级市场投资人同样面临着资本回报率下降的烦恼。一位华南的投资人曾向GPLP君抱怨,现在的互联网公司的资本回报率已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想当年,京东上市的时候,总共才融资了23亿美元,上市后市值就达到了300亿美元,而现在,你看哪一家公司不是资本密集型的,可能到B轮融资就超过20亿美元了。”
 
  在登陆资本市场前,这些互联网公司融到了大量的资金,“我们现在账面上还躺着上上轮投资方给的钱,我们都没有用完。“常有创始人如此说道。
 
  创业公司大比例融资主要出于两方面,一些重运营的项目也不断需要资本方补充子弹,以在运营、营销战场大开杀戒,迅速获得市场领先地位。共享单车就是这样的例子,被资本方不断推高后,最终共享单车收场有些惨淡,另一方面,政府引导基金、个人LP等玩家进入市场,过去宽松的金融环境,使得投资机构数量徒增,2.3万家投资机构在同一个市场抢项目,必然也导致估值的水涨船高,创业公司在一级市场的融资需求被满足,也并不急于在二级市场融资,毕竟二级市场要信息披露等各种事情,因此看看现在的滴滴、今日头条,都已经完成了F轮以上,甚至是G轮的融资,手上握着大把的现金。
 
  在过去10年,伴随着4万亿放水,在双创政策的鼓励下各地纷纷成立了政府引导基金,这使得VC、PE行业进入到了“撒钱”的时代,2.3万的备案基金同时在市场上抢项目,带来的结果是,一轮融资往往一个优质项目背后跟着不下10家投资机构,估值也是水涨船高,天使基金投资单个规模从几百万一个到现在千万起。但是二级市场在过去十年涌入的新增增量资金有限。这也部分导致了一二级市场的估值倒挂。
 
  在一级市场被投项目的账面回报可能一年翻一倍,2年成为独角兽,到了二级市场业绩无法支撑估值,账面回报却直接缩水了,到了解禁期项目无法退出,直接成为了僵尸基金。独角兽在过去一直被视为基金投资成绩的指标,而现在独角兽反而成了贬义词,资本的泛滥让部分独角兽成为了“毒角兽”。
 
  到头来GPLP君只能佛系地感叹一句,在市场面前,投资机构也只是个孩子啊。一个所谓的知名基金看起来业绩非常好,所投资的项目当中过半都已经上市,然而,即便如此,LP依旧没有赚到钱。
 
  为啥呢?
 
  赚钱的项目赚到的数目有限,难以覆盖亏损的项目,LP没有赚到钱,然而,基金管理人却赚取了不菲的管理费,假如一个5亿的基金,管理费按照每年2%,管理七年计算的话,5亿的基金就要付出7000万的管理费,别说基金不赚钱,且管理费成本就很难cover。
 
  你让LP如何还能够继续投资。
 
  这还不包括成功的项目。
 
  小米可以说是投资人成功的典范了吧?然而,小米的投资人赚到钱了吗?
 
  GPLP君认识的一位同行在小米上市前的几个月加入了小米,赶上了小米发放员工期权最后一批的末班车,当时的GPLP君羡慕不已,在小米上市当天还跟他祝贺,在首付可期啊,而如今,小米12.92港元(11月16日收盘价)的股票价格已较发行价17港元跌去了24%,最后一轮投资人浮亏超过20%,GPLP君的这位朋友伤心不已。本来凭借与小米多年的关系,一家投资机构终于获得了小米最后一轮的投资机会,而现在,他并不愿意提及小米现在的市值,虽然口里说着相信小米,但是表情却十分凝重。实际上,今年以来的港股破发已经成了投行家见怪不怪的现象。
 
  如果LP都已经亏钱,GP躺着赚取不菲的管理费,那么,谁还愿意做LP,而不愿意做当着赚钱的GP?
 
  因此,当GP普遍抱怨融资难的时候,是否愿意站在LP的角度考虑一下LP资本回报率的反思。
 
  GPLP君依稀记得,小米上市前关于估值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争论。一级市场投资人认为小米是互联网企业,应该按照互联网公司的市盈率估值,而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则认为,小米目前60%左右的收入源自于硬件,应按照硬件企业的市盈率来进行估值,在二级市场投资人看来,小米在互联网增长收入中的占比不足以将其定义为互联网公司。最后的结果是,小米的市盈率最终为39.6倍 ,在互联网和硬件平均市盈率之间。这种争论背后,折射出了两方面的问题,像小米这样本土创新的公司不能再简单对比美国的苹果或者三星,失去了估值的参照系,对于估值本身,一二级市场的共识出现差异。
 
  正如张韶涵在歌中唱的,“我要去看得最远的地方,和你手舞足蹈聊梦想。”当一级市场愿意和创业公司一起聊梦想时,二级市场投资人站在旁边冷冷地看了一眼一级市场投资人,不要忽悠我了。
 
  当然二级市场投资人也并不是没有有过和新经济公司手拉手,盘腿坐在热炕头,一起喝着茅台一起聊梦想的时候。然而现在这样的温情时刻似乎有所变化。
 
  然而建立在市梦率基础上的估算,最终需要通过实际业绩增长来实现。
 
  据《经济学人》统计,FAAG、微软、AT的资本回报率达到从2013年的40%下降到如今的26%。过去人们过于夸大了他们的垄断地位,投资人前赴后继地往他们身上投入大把现金,但是另一方面他们的主营业务分别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危机,苹果推出的新品越来越难有新意,Facebook和腾讯遇到了监管的挑战,当他们的主营业务已经进入到成熟期,需要找到更多新的业务作为利润增长来源。